起訴“虐貓者”
尚無明確法規,追責困難重重

目前,我國尚無明確針對小動物權益保護的法規,動物保護人士通過不同的起訴理由發起訴訟,暫時難有突破,但新的訴訟依然不斷出現。

截至2020年末,訴訟基本遭遇幾種情況:四個城市的法院簽收後未予迴應,四個城市的法院裁定不予受理,一個城市的法院直接短信退回,還有幾個城市的法院還在庭審程序中。

(本文首發於2021年01月07日《南方週末》)

2020年12月10日,青島,一位愛貓女士帶着貓糧來餵食流浪貓。近年來,城市愛寵、養寵的人越來越多,虐待動物的事件也更為多見。 (視覺中國/圖)

重慶動物保護志願者陳明才清楚地記得,2020年4月的一天,他無意中打開微信羣轉發的一個視頻,看到“一隻小貓渾身起火,在房間裏翻滾尖叫”。

作為一個具有20多年流浪動物救助經歷的動物保護人士,陳明才立刻感到渾身發麻、呼吸急促,隨後一週,他開始失眠,出現心慌、焦躁等症狀。

受此影響的不僅陳明才一個人。

當時這個視頻在網絡引發輿論熱潮,“山東理工大學生拍虐貓視頻”登上微博熱搜,愛寵物的網民難以理解大四學生範某慶的行為,不僅虐殺流浪貓,還將虐殺視頻用於牟利。憤怒的網民衝向範某慶所在學校舉報,隨後學校將範某慶予以退學。

輿論熱潮消退後,陳明才內心依然無法平靜,他和其他來自天津、荊州、武漢等不同城市的11個市民無法忍受範某慶的虐貓行為,以侵害當事人生命健康權為理由,分別在不同的城市,將範某慶告上法庭。

過去幾個月,各地法院陸續對這批訴訟作出迴應,一些法院不予受理,一些法院不予迴應,還有的案子正在訴訟程序中。引起媒體關注的是湖北省荊州中院的裁定書。2020年12月4日,湖北省荊州市中院維持了一審法院的“駁回”決定,指出主要原因是“被告身份信息不清晰,被告主體也不明確”。

這一結果並不意外。目前,我國尚未制定明確針對小動物權益保護的法規,動物保護人士只能通過不同的起訴理由發起訴訟。雖然難有突破,但新的訴訟仍然不斷出現。

“這樣的結果,我們有所預料。”參與推動該訴訟的動物保護資深公益律師律師孟冬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但他們相信,對於反動物虐待,這是“需要邁出的一步嘗試”。

起訴虐貓人

看了視頻幾周後,陳明才持續感到焦慮,他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流浪動物就像自己的孩子,看到動物遭受虐待的視頻,他產生了強烈共情,“感到十分痛苦”。荊州的李女士有類似的經驗,她在起訴書中自述“經常夢見貓咪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